是十七啊喵

……

真人向『缠』Krist篇


OOC


我叫Krist,今年二十岁。
曾经……有一个人,喊我Kit。
那个人,有个好听的名字,叫Singto,我叫他Sing。
那个人,有着一双盛满星河的眼睛。
那个人,总是那么温柔。
那个人,曾经对我说,我就是他的光,他的太阳。
那个人,我从未想过会离开。
那个人,被我弄丢了,亲手。

故事说长也长,毕竟我们纠缠了十几年。
说短也短吧,几句话就能够概括。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我本以为我们会一直这样下去。

从什么时候开始不一样了呢。
大概是我把女朋友介绍给他的时候吧。

后知后觉。

我只感觉到我们的联系越来越少,却也没有想什么。
我忙于营造我和Praew很相爱的假象,却没有发现他日渐暗淡的双眸。

我是喜欢Praew的吗。
也许吧。
她很漂亮,家世很好。
如果我们结婚,郎才女貌?商政联姻?
对她家,对我家,都好。

可是凡事都有意外。
我大概是醉了,亲她的时候,喊的是Sing的名字。
“啪……”
左脸火辣辣的痛感,我突然清醒。
“Kit,你看清楚我是谁!”
“那个Singto不过是个保姆的儿子,他给你灌什么迷魂药了!”
“闭嘴!”
“你吼我!你竟然为了那个下人吼我!”
“分手吧,Praew。我累了。”
“分就分!Krist,你不要后悔!”

我们根本不是因为什么订婚意见不和而分手。

“Kit,你喝了多少酒……”
“Kit,你醉了。”
“不会啊,我会对我爱的人,永远好的。”

是Sing吗,是他吗。
我好像听见他的声音了。
还是那么温柔,那么好听。

天旋地转,我在床上。
我眼前又浮现出Sing的脸。
怎么办,我想吻的人是他吗。
“Praew,对不起……”
对不起,这次我脑海里的人,还是Sing。

第二天早上,当我看到Sing躺在我身边的时候,我第一反应竟然是庆幸,庆幸不是Praew。
然后,我慌了。

“对不起,昨晚我喝醉了。”
“没关系,我会当做没发生。你不用觉得为难。”

我的思绪很乱。
我竟然和一个男生……还是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Sing。

“轰隆……”
雷声打断了我的发呆。
外面下雨了。
身体先思想一步,去找他。

“Kit,你不用觉得愧疚或者可怜我。”
“还有,你放心。我不会和Praew说的。”
“你们好好聊聊会复合的。”

我没有可怜你,我是真的关心你。
我不在乎Praew的感受,我更在乎你。
我不会和她复合了,我不爱她。
可是,我对你,是爱吗。

之后,我努力让我们像从前一样。
可我再怎么努力,我都知道,我们回不到从前了。

“Kit,你真的不知道吗。我,喜欢你。”
“你知道吧,只是假装不知道。”
“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要给我希望呢。”
“很晚了,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

对不起,我只是不知道,不知道怎么正视自己对你的感情。
对不起,我只是在逃避,一次又一次。
对不起,我亲手推开了你。
对不起。

接到咖啡厅店员电话的时候,我不知道是什么心情。
如果我知道我们会变成这样,那一天,我一定会抱住他,和他说,我选他,我一直选的都是他。
可惜没如果。

“是不是你做的……”
“说话,心虚了?”
不是的,我不是想质问他的。
可是话说出口,字字成刀。

“真的是你?”

只要你说不是,只要你说不。
说啊,快说啊。

他走了。
那个背影,那么凄凉。
我应该早知道的,我们认识这么多年。
Sing不是这样的人。

我知道。
我假装不知道。
掩饰我的不安,我的懦弱。

“是我们误会Singto了,一会儿给他打个电话说清楚就行了。”
“他不会回来了……他不会回来了!”

他走了。
什么都没带走,什么都没留下。

两年后,去清迈视察音乐学校工作的时候。
我看见一个小男孩,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直到在班级里看到他打架子鼓。

他很像我,像我小时候。

不由自主靠近他。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King。”
King,这个名字很好听。

我早该想到的,他像我,更像Sing。
我早该想到的。

可是我,在逃避。
我怕。
怕空欢喜,怕不是空欢喜。

只是没有想到,真的是他。

他瘦了。
但还是那么好看。
他的腿……

“Sing爸爸,这就是我和你说的大小朋友,Kit叔叔。”
“Kit叔叔,这就是我爸爸。”

“好久不见,Krist。”
“好久……不见,Sing……to。”

“Kit叔叔快尝尝,我爸爸做的粉红冻奶好喝吧!”
“嗯……”
嗯,很甜。
甜到发苦。

“Sing……to,我们聊聊吧。”
“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聊的。”
“我……,就当故人见面的叙旧不行吗。”

“Ki……,这两年,你有想起我吗?哪怕只有一点点。”
“……”
我有……我知道,我都知道了,但是……我知道的太晚了。
现在说爱你,我还有这个资格吗……
“呵,所以说啊,我们不要再纠缠了。我累了。”
“你就当两年前的事,是一个笑话吧。”
“你不欠我。”
“我不用你可怜。”
“Krist少爷,如果需要司机来接你,我把地址告诉你。”

我抓住他的手。
这个场景,这个动作。
我恍惚,像极了两年前。
“我……”
“如果这是两年前,该多好啊……”
“两年前,至少我还会抱有希望。”
“现在……我不……唔……”

我想我大概是疯了。
不,我就是疯了。
是他把我逼疯。

这甚至称不上一个吻。
他挣扎后退,我步步紧逼。
像两只野兽互相撕咬,互相伤害。
嘴里分不清是谁的血。
野蛮的掠夺他口中的空气。

我知道他要说什么。
不可以,我不要听。
你怎么可以不爱我了。
你爱我,对不对。

“怎么,大少爷是缺床伴了么。”
“所以来找我这个以前睡过的,重温一下吗。”
“嗯……如果价格够诱人的话,我技术还不错。”

疼。
我好疼。

“Sing,你别这样……”
“我想你是把我想的太善良了吧。”
“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
“你觉得喝的烂醉的你能强上我吗?”
“我是故意的。”
“故意和你睡。”
“故意表现得懂事又可怜兮兮。”
“你不就是愧疚吗?你不就是同情我这个保姆的儿子吗?”
“好啊,我成全你了。”
“那些敏感的小动作是假的。”
“做噩梦也是假的。”
“从你看到我倒在地上的时候就都是假的了。”
“Praew中毒当然不是我干的。”
“因为如果是我的话,就不只是食物中毒那么便宜了。”
“现在走还来得……”

我看到他因为惊讶而睁大的双眼。
我看到他眼底化不开的悲伤。
我感受到他身体一瞬间的颤抖。
我感受到他在极力克制自己。
我轻轻握住他的手,然后,十指紧扣。
缓缓地,小心翼翼地亲吻他的嘴角。
像他是一件易碎的珍宝。
不,他就是。

Sing,you are the apple of my eye.

“Sing,对不起。”
“Sing,我好想你。”
“Sing,我爱你。”

我从未如此想要拥有一个人。
我们接吻,接吻,接吻。
像两条即将干死的鱼。
拼命地吸允对方口中的空气。
用尽全力,将对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回过神来,我们衣衫不整的纠缠到了床上。

“Sing的耳朵,我喜欢。”
“Sing的喉结,我喜欢。”
“Sing的胸口,我喜欢。”
“Sing……”
一道疤,长长的一道疤。
感觉到了我的停顿,他身体一僵。

“Sing,告诉我,怎么弄的?疼不疼?”
“救King的时候,车祸。”
“不早了,睡吧。”
“撩了我,你可要负责到底啊。”
我俯身,轻轻亲吻这道疤。
Sing在颤抖。

“Sing的疤,我也喜欢。”
“Sing,真好,我爱你又多了一点。”

接下来的一切,自然而又顺理成章。

“Sing,叫我的名字……”
“Kit……Kit……”
“Sing,我爱你……”
“我也爱你,Kit……”

同时释放的那一刻,不只是身体的交融。
汗水,泪水。
还有,两颗久违的心。

“Kit,你睡了吧。”
“这些话,我还是不敢当面和你说。”
“我五岁遇见你,一起生活十三年。十八岁我只有你。二十岁分离。”
“我们也算是纠缠了四分之一的一辈子吧。”
“我不怪你。你知道,我怎么舍得。”
“你只是不喜欢我而已。”
“不喜欢一个人,怎么算错呢。”
“何况还是同性。”
“何况还是一个保姆的儿子。”
“是我贪心了。”

“我没有想到,我们还会相遇。”

“和那天一样,明天早上我会说,没关系,你不用为难,我会当做没发生。”
“可是我也还是和那天一样,不会当做没发生。”
“我曾拥有你,这五个字,足够了。”
“足够我,孤独终老。”
“啊不对,我还有King。”
“你觉得King这个名字好听吗。”
“我很喜欢。”
“King,Kit和Sing。”
“我遇见他的时候,仿佛回到了我遇见你的那天。”
“所以当卡车冲向他的时候,我想都没想的推开了他。”
“车撞到我的瞬间,真的好疼啊。”
“我突然就想到你了。”
“我在想,如果我真的死了,你会有那么哪怕一点点的痛吗。”
“可是我没有死。”
“这算是老天眷顾我吗。”
“可是我,变得更加狼狈。”

“你知道我为什么讨厌Praew吗?”
“因为她的出现,对比出我的卑微。”
“因为她的出现,一切都乱了。”
“如果没有她,我还可以待在你身边,像以前一样。”
“如果没有她,我们就不会变成这样。”
“可是如果没有她,还是会有其他的女人。”
“你有你自己的生活。继承家业,娶妻生子。”
“那我呢,作为你的好朋友,在婚礼上笑着看你对她说 '我愿意' 吗?”
“想想就心痛。”
“所以啊,你的婚礼千万不要邀请我,好不好。”
“这么想着,我也不是那么恨Praew了。”

“Kit,谢谢你。”
“我今天很开心。”
“你也喜欢我,真好。”
“可是我不能。”
“你会有自己精彩的人生。”
“没有我,会更精彩的人生。”
“你是K的继承人,某一天,你会娶一位漂亮的女孩。人们会评价你们,门当户对,金童玉女。”
“你们会有一个像你一样可爱的孩子。”
“他一定很好看。”
“而我,我会看着King一点点长大,越来越像你,或者越来越像我。”
“他会有一个美满的家庭,我会给他的孩子起名叫Sing。”
“这样大家在叫他的时候,我会以为你也在叫我。”
“等到这个孩子长大,为情所困的时候,他会问我,爱是什么。”
“我就会回答他,泰戈尔说,爱一个人就是,眼睛为他下着雨,心却为他打着伞。可是我觉得,爱就是,我的心事蒸发成云,再下成雨,却舍不得淋湿你。”
“再过几年,我大概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我会让King,把床边抽屉里的耳钉和照片,和我葬在一起。”
“你还记得吗,有一次你说很喜欢的那对耳钉。”
“我买下来了。”
“当做你十八岁生日的礼物。”
“但是那天,我看见你的情侣对戒。”
“就是那天,我发现,我对你的情感,叫做喜欢。”
“那张照片上,是小Kit和小Singto。”
“小时候真好啊,无忧无虑,单纯而又简单。”
“小时候的喜欢,就是想要和你一起玩耍。”
“现在,喜欢就会贪心,会想要占有,会希望你只属于我。”

“你知道有一部电影叫《暹罗之恋》吗?”
“你肯定不知道吧……”
“里面有一句台词, 我可能不能和你在一起了,但这并不代表我不爱你。”
“Kit,我不可以和你在一起,但这不代表我不爱你。”
“Kit,无论如何,谢谢你。”
“谢谢你,照亮我灰暗的人生。”
“你是我唯一的太阳。”
“还有,我爱你。”

我的Sing,为什么,为什么要为我着想。
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我这样好。
我何德何能。

“Sing,睡了吗?”
确定怀中人进入了梦乡,我悄悄下床。
轻轻拉开床边的第一个抽屉。
我觉得我整个人都在发抖。
已经泛黄了的,边角都被磨损了的,我们的照片。
打开那个礼物盒子,是那对一黑一白的耳钉。

“哦咦,Sing你看,这对耳钉好漂亮啊。”
“嗯。”
“好想买啊,这样你戴黑色,我戴白色怎么样?”
“为什么我戴黑色?”
“因为你黑啊,哈哈哈哈哈哈。”

Sing,对不起……
我可能不能让你如愿了。

轻轻取出这两枚耳钉。
白色戴在我的左耳。
黑色戴在他的左耳。

“这一次,我不会放开你的手。”

-The End.

评论(19)

热度(118)

  1. 天然是十七啊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