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十七啊喵

……

真人向 『缠』Singto篇


OOC


我叫Singto,今年二十二岁。
我有一个儿子,他叫King,今年五岁。
我们住在清迈的郊区,一栋四十平的小房子里。
虽然日子很艰苦,但我们很开心。

“Sing爸爸,电视上又在采访那个帅叔叔了。”
“……”

King口中的那个帅叔叔,他叫Krist。
比我小两岁,是商业巨头K公司的少爷。
他……他是我以前的,旧友。

镜头前的他,还是那么自信,还是那么有魅力。
而我自己呢,怎么沦落成这个鬼样子。

也曾以为,只要相爱的两个人,没有什么可以阻挡。
到头来,只是我一个人的笑话。

我已经记不起具体的时间了,只记得是两年前。
明明只是两年前的事情,我却总觉得已经过了大半辈子。

你要听吗?
那我就说给你听吧。
什么?我介意吗?
不不,我不介意。
如果你不愿听,我才会介意呢。
因为,只有在努力回忆的时候,我才真正觉得那不是梦,而是真实存在过的。

和所有恶俗的小说情节一样,我们是“青梅竹马”,不同的是,我们是两个男孩子。

小时候的我,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觉得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生,白白的皮肤,大大的眼睛。他穿的衣服我知道,我在电视上看过,好像叫“西装”。衣服也很好看,但是没有他好看,尤其是他笑起来,最好看,像太阳一样耀眼。
姑母告诉我,他叫Krist,是这家的小少爷。
我和姑母说,我想和他交朋友。
姑母说,那不是我能“攀”上的人。
我不懂。但是看姑母为难的表情,我放弃了。

小孩子的世界不懂成年人之间的复杂关系,我没有想到他会主动和我打招呼。
“喂,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Singto。”
“听说你是我家保姆收养的小孩?”
“姑母说爸爸去了很远的地方,没有办法照顾我,所以让我和她一起生活。”
“噢。”
“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Krist。”
“你好,Krist,很高兴认识你。”

后来,我们一起长大。
我们是很好的朋友,我叫他Kit,他喊我Sing。

到我十八岁的时候,姑母身体不好,我没有考大学,打工照顾她。

我没有再去过Kit家,我们只是偶尔会见面。

第二年,姑母去世了。真的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记得,我哭得快要昏过去的时候,Kit抱住了我。
我听见他说,别怕,你还有我。

到Kit十八岁的那年,我攒了半年打工钱,想给他买那对他说过很喜欢的耳钉。
耳钉买了,但没有送出去。

那天他兴冲冲的打电话约我出去吃饭,是个高档餐厅。然后,我看见了那个在他怀里笑得很甜蜜的女生。

“Sing,介绍一下,这是Praew,我女朋友,怎么样,漂亮吧?”
“……”
“Praew,这是Sing,我的'青梅竹马'。”

耳钉没有送出去,我看到了他们的情侣对戒。
那之后我才恍然大悟,我对他的情感,叫做喜欢。
我也知道,我不应该,我不能。
所以明白,所以疏远。

就这样偶尔联系一下,我很知足。
我没有想过要插足他们之间的关系。
我有自知自明。
Praew是市长家的千金,Kit是富商家的少爷,这两个人,外人眼中怎么看都是那么般配。
就连我,都不得不承认,他们站在一起,那么养眼。

可是命运总爱开玩笑吧。
他和女朋友分手了。
Praew想要订婚,可是Kit想再过几年。
虽然不是因为感情破裂而分手,我还是好高兴。
虽然我知道,这样是不对的。
心里的恶魔开始苏醒,我听见了他拍打翅膀的声音。

“Kit,你喝了多少酒……”
“Sing,为什么……我以为她懂我……”
“Kit,你醉了。”
“我没有醉!你说,是不是没有人会对谁永远温柔,包容他,爱他?”
“不会啊,我会对我爱的人,永远好的。”
“Sing可真温柔啊……被你喜欢的人好幸福啊……”
我喜欢的人,是你啊。
可是你知道了,肯定不会觉得幸福吧。

好不容易把他拖到了卧室的床上,我还在想,幸好Kit只是在自己的公寓买醉,要是去了酒吧之类的地方,我还不一定能把他弄回来。

天旋地转,我被他压在床上。
我知道我应该推开他,可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他醉了,可是我没有放纵自己的理由。
这个后果,我承担不起。

“Praew,对不起……别离开我……”
他喊的是她的名字。
明明我知道的,知道他喜欢女生,却还是心口好痛。

“如果……明天早上你会怎么做呢?我的Kit。”

对,我们做了。
我心底禁锢了二十年的恶魔,终于破笼而出。
即使你只是愧疚,我也要你记得我。
你说过,我还有你。
我只有你了,你不可以离开。
我那么爱你。

是你亲手将我推下深渊。

其实早有心理准备的,但是对上他错愕的双眸和不自然的表情,还有那句“对不起,昨晚我喝醉了”,心还是重重抽了一下。

“没关系,我会当做没发生。你不用觉得为难。”
前半句是假的,我不会当做没发生。相反,我会用力记住。
我曾拥有你,虽然你把我当作了别人。

从Kit公寓出来,才发现外面下雨了。
你说是不是老天也被我感动了,眼泪化成雨。

回到家里,把自己砸在床上,浑浑噩噩。
我好像发烧了吗,怎么这么热,怎么这么冷。
有一双手,好温暖。
我失去意识。

醒来发现他在床边,你知道那一刻我有多欢喜吗。
可是我不能表现出来,我不想他厌恶我。

“你……怎么来了?”
“你发烧了,昏睡了两天。”
“我已经好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就请回吧。”
“你先把饭吃了。”
“……”
“……”
就这么僵持着,我妥协了。
原因是我怕盛粥的碗烫到他,怕他端着粥时间长会手酸。
可笑吧。

“喂,Praew你怎么了?”
“有没有事?你在哪?好我马上过去!”

“我还有事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又是那个女人,不是说分手了吗,怎么还来纠缠我的Kit。
我的Kit就是太善良了,才会被那个女人骗得团团转。
我的Kit那么善良,不会不管我的。
你会再来看我的对吧。
我那么可怜。

淋雨发烧昏了两天的人哪有力气端起碗喝粥。
碗掉在地上摔碎了,粥撒到我手臂上烫红了一块皮肤,溅起的碎片划伤了我的腿。
我想收拾,但是我好晕,我又摔倒在地,昏了过去。

我躺在地上,背后的地板很凉,冰冷的触感让我更加清醒。
我当然是假装的。
黑暗吞噬了我,我听到了恶魔刺耳的笑声。
是因为觉得睡了我而愧疚吗,还是可怜我这个“保姆的儿子”没人管?
好啊,我成全你。

我又睡过去了。
我好像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我手机设置的Kit的专属铃声,有Kit那张充满担忧的脸。

醒过来,他果然来了。
睡着了的他还是那么好看。
可是,我不想你过得这么好了,怎么办。

“不要……不要……别……!”
“怎么了,Sing,你怎么了?”
我竟然在他眼里看到了关切了吗?
不,不够,不够。
“没……没事,只是做噩梦了。”
说着,往墙角缩了缩,避开了他抓着我的手。

“我……我这是怎么了?”
“我来的时候你倒在地上。对不起……不该留你一个人。”
“我没事。你先回去吧。”
“……”
“Kit,你不用觉得愧疚或者可怜我。”
“还有,你放心。我不会和Praew说的。”
“你们好好聊聊会复合的。”
我知道,我越是这样平静,这样善解人意。你越会觉得不安。
我是这样了解你,我才是最了解你的人。
我们才是真正的天生一对。

后来,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偶尔一起吃饭。
也有什么不一样了。
Praew找他复合,他没有同意。
Kit对我越来越好,很多时候我会在他的公寓过夜。
我只是淡淡的,和他有skinship的时候会反射性的躲一下,或者只是细微的颤抖。虽然都是小动作,但我知道,他全都看在眼里。
有时候半夜里我会大叫着喘着粗气醒过来,看到Kit满脸的关心,然后给他一个虚弱的笑,说着我没事,然后蜷缩着身子。
果然,他对我更好了,好到我觉得他也是喜欢我的。
可我已经不是那个为了喜欢的人攒钱买礼物的傻子了。
我的心中住着恶魔。

“Kit,你今天又去找Praew了。”
“你怎么知道?”
“你监视我?”
“Kit,你不乖。”
“Sing,你抽什么疯?!”
“Kit,答应我,以后不要去找那个女人了,好不好,嗯?”
我把他圈在怀里,看着他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愤怒而红了的耳朵,咬了上去。
“嗷!你属狗的吗?”
“放开我,Sing,我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生气了呢。在我面前你终于有另外的情绪了。
我噬咬着他红透了的耳垂。
“Kit,答应我,好不好,嗯?”
别推开我,好不好。

“哗啦……”
还是被推开了,撞上了后面的桌子。
桌子上的水杯跌落到地上,我的心,也是。

“Sing,这件事我就当做没有发生过。下不为例。”
“所以,我和那个女人,你选她?”
“你对Praew有什么偏见?冲着我来。”
“这就是你的选择吗?”
“……”
有人说,语言是恶箭伤人,我觉得,沉默也是。
Kit的沉默,杀死了我心里的恶魔。
我突然觉得有点累了。

“Kit,你真的不知道吗。我,喜欢你。”
“你知道吧,只是假装不知道。”
“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要给我希望呢。”
“很晚了,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

又是下雨天。
可是这次,我没有发烧。
那个人,也没有来找我。

那就这样吧。

Praew来找我了。
她说想和我聊聊。

人还没到,就先飘来一股刺鼻的香水味。
这味道让我皱眉。
我开始怀念我的Kit身上的奶香。
那么好闻,那么舒服。

“好久不见啊,P'Sing。”
“找我有什么事?”
我实在不想和这种女人浪费时间。
“你喜欢Kit吧?”
“……”
“怎么,果然被我猜中了?”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们只是很好的朋友。”
“朋友?”
她突然笑了起来,像是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不如我们来打个赌?”
“你说什么我不懂。”
她没有回答我,这让我又有些生气。富家千金都是这么没有礼貌的吗。
果然这种女人配不上我的Kit。

我看着她把两块方糖放进咖啡里,用右手搅拌了七下,然后喝了两口。*
就在我打算起身离开这个疯女人的时候。

“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啊?不过是个保姆的儿子,你以为Kit真的把你当朋友吗?他身边有那么多条狗,也不差你这一条。”
“Praew小姐,你们官二代说话都这么……吐不出象牙?”
“你……”
她突然表现得有些异样。
“游戏开始了,你好好准备……怎么输得好看一点吧……哈哈……哈……” *

Praew痛苦地昏了过去,我没想到自己还会给她叫救护车,我可真善良。
然后,我麻烦店员打电话给我的Kit。

“喂,您好,请问是Krist先生吗?您的朋友Praew突然昏过去了,现在在医院。有一位叫Singto的先生说他在店里等您。”
“好的,再见。”

我悠闲地喝着我最爱的冰咖啡,看着窗外人来人往。
我知道Praew的诡计。*
我也知道他一定会来。
我想知道,我会不会赢。
赌上我最后一丝希望。

“是不是你做的……”
“……”
“说话,心虚了?”
他不信我。
我本以为,即使他不爱我,也不会怀疑我的。
我本以为,他了解我,信任我。
我突然想哭,那个曾经在我最脆弱的时候安慰我说还有他的少年,大概也只是随口一说的吧。
可笑的是我却当成信仰一般虔诚。
我觉得我的眼神应该是那么凄凉可悲,可是他看不到。
他的眼里,从来没有我,从来。

转身离开。
他抓住了我的手臂。
“真的是你?”
我心里最后一丝希望,也被浇灭了。
天知道我用了多大力气抑制住自己的颤抖,然后,挣开他的手。
再见了,我的少年。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给你瘦落的街道,
绝望的落日,
荒郊的月亮,
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我给你我已死去的祖辈,
后人们用大理石祭奠的先魂,
我父亲的父亲,
阵亡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边境,
两颗子弹射穿了他的胸膛,
死的时候蓄着胡子,
尸体被士兵们用牛皮裹起。
我母亲的祖父,
那年才二十四岁,
在秘鲁率领三百人冲锋,
如今都成了消失的马背上的亡魂。

我给你我的书中所能蕴含的一切悟力,
以及我生活中所能有的男子气概和幽默。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
不营字造句,不和梦交易,
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 

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前多年的一个傍晚看到的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我给你关于你生命的诠释,
关于你自己的理论,
你的真实而惊人的存在。

我给你我的寂寞,
我的黑暗,
我心的饥渴。
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

我用什么都留不住你。

那之后,我就离开了。
离开了那座城市,有我二十年回忆的城市。
离开了那个人,我爱的人,我的太阳,我唯一的光。

你问我为什么不解释?
有什么意义吗?
从小到大都是我一直追着他跑,到后来费尽心机缠住他留在他身边。

我累了。

“Sing爸爸,你又在自己偷偷讲故事了吗?”
“Sing爸爸总是一个人在那里讲一个好长好长的故事。”
“King,乖,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去学鼓呢。”
“好的,Sing爸爸晚安。”
“晚安。”

今天故事就讲到这儿吧。
你也早点睡吧。
明天还要送King去上课。
晚安。

注:
①糖精+鸡蛋=砒霜。来自不靠谱的百度。
②摘自博尔赫斯《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评论(21)

热度(85)

  1. 天然是十七啊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