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十七啊喵

……

【SK真人向】第七章


七  微笑着对我说声 好久不见

“……”手机来电铃声。

“喂……SingSing哥……”
“十七?怎么了?不舒服?声音这么虚弱……”
“我……今天本来定了九点给客户拍摄,但是我现在有点突发情况……你能不能……”
明显感觉到对面的女生听上去好像正常的声音是极力掩饰过的,Singto有些担心。
“怎么了?是不是又肚子痛了?有没有喝红糖水?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
“没……没事,我自己在家躺一会就好了。但是拍摄的事……你能不能替我一下……让你为难了……要不……”
“好,你好好休息,这点小忙没事的。”
反复叮嘱好对方不要逞强,撑不住一定要去医院之后,他才挂掉电话。
十七是和他同公司的小姑娘,比他小两三岁,摄影水平也很棒。Singto本性冷漠,也不善处理人际关系,来到中国并没有想和人深交,所以公司的同事们都觉得他虽然绅士但是对人疏远,大家也都只是见面打个招呼的关系。但是他和十七格外投缘,她是个很喜欢笑的女孩子,但有时候又会让人觉得她是悲伤的。
直到后来某一天他们两人一起喝酒,平静地交换彼此的故事时,他才知道为什么。
因为他们太相似,同样爱摄影,同样选择杭州这个地方疗伤,同样,爱而不能得。

“喂,Boss。”
“喂,S,怎么了?”
“十七生病了,今天不能拍,我替她。”
“啊?嗯……那我先联系客户吧,本来人家原本也是想请你来拍的,不过你这几天不都'例行休假'嘛,那我……”
“嗯,就这样,九点我过去。挂了,拜拜。”
“哎……”
被挂掉电话的Boss虽然无奈却也习以为常,S的性格他是知道的。
还是先联系客户吧,突然换人还是要正式道歉一下。
“喂,您好,请问是匡姐吗?我是今天拍摄的负责人。很抱歉原定的摄影师十七因病无法进行拍摄了,但是我们拜托了S来替她,不知道您是否同意?”
应该算是惊喜吧,毕竟有多少人想请S帮他们拍照呢。
说起S,还真算是个神奇的人。听他讲中文还是有一点口音的,但是算算来中国也已经五年了吧。他是看着他一点点有名起来,也是S的底子好,一开始来应聘时交的那些作品展示,随便抽出一幅就可以在国内的杂志上刊登了。
S成为著名摄影师之后,也是他建议可以适当多放假少拍些作品的。一来找他拍摄的人肯定会越来越多,如果每个都接的话,工作量太大,不接的话,有些人又得罪不起,所以直接对外宣称S只凭“感觉”接拍摄工作,对S也能增添一些神秘感。虽然S已经很神秘了,除了和他合作过的人,其他人对他一无所知。颁奖晚会也都是以有事为由从来不出席,或是拜托别人帮忙领奖。简而言之就是,所有抛头露面的事情他都不会做。二来他知道S不喜欢复杂的人际交往,所以尽量少安排工作,多给他一些自由时间自己放松。
这次S来江湖救急他还是蛮意外的,一开始的时候S就和他说,请求把年假休在这几天,还说即使平时加班也要把这几天空出来。至于原因,是S自己的隐私,他也不会问,况且这也并不影响工作。
逐渐的,他也为S挡回了好几份拍摄,也算是彼此之间的默契了。所以才在这次的拍摄对象说想请S的时候委婉拒绝,并且推荐了十七。不过转念一想,S和十七关系如同兄妹,今天来临时帮忙也不是那么奇怪了。
但是这次的拍摄对象是泰国当红人气演员,他还是要尊重顾客的意愿。如果对方不同意,他也没有办法,只能再商量其他解决方案。

“您好,我问过Krist了,他表示没问题。那我们就一会儿见。”
“好的好的,再见。”
“再见。”

九点,公司接待室。

深知S的工作法则--不会迟到也不会早来一分钟的Boss此时正在尴尬地同早到了半个小时的拍摄对象--Krist闲聊,话题无非是S的作品和对这次拍摄的期待。
“哦,对了,Krist先生,说起来S也是泰国人,希望你们合作愉快。”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这个摄影师,也是泰国人吗……
Kit突然心口一紧,他记忆中的那个人,喜欢拍照,更喜欢拍自己的那个人,他在那个人的镜头下,即使最普通的动作,都是富有美感的。
会……会是他吗?
想到这儿,Kit笑着摇了摇头,怎么可能。P'Sing消失五年了,没有人知道他的消息,就连P'Jane,都没有能再联系上他。
他大概是疯了,不,他确实是疯了。那个人把他逼疯,却一走了之。说好了一直都会在他身边,都是骗人的。

但命运有时候就是这样,听说过中国的一句古话吗,无巧不成书。

“S,你终于到了。”
听见开门声,Kit缓缓抬起头向门口望去。
只一眼,他觉得自己全身血液都在向心脏奔腾,虽然有背后的椅子支撑着他,他还是觉得自己的身体在不受控制地坠落。

那个人,还是和以前一样的一身黑衣。
那个人,好像比以前更瘦了。
那个人,是他日思夜想的人……

Kit知道自己现在失态了,他正在直勾勾地盯着门口那个人,旁边匡姐一直在用手指戳他提醒他,但是他没有办法,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移开眼睛。
五年,P'Sing,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而对面的Singto又何尝不震惊,自己心心念念了五年的人,自己一直小心翼翼爱着的那个人,现在竟然是他的拍摄对象。看着Kit同样难掩震惊的双眸,掐了掐自己的掌心,抑制住想仓皇逃走的念头,故作镇定地避开了他的视线,向Boss走去。
手心很痛,但是他没有停止,他怕自己会冲动,即使过了五年,Kit对他还是致命的吸引。

“Boss。”
“S,这是你一会儿的拍摄对象,Krist先生,这是他的经纪人匡姐。”
“好久不见,匡姐。好久不见,Krist。”
是的,他叫他Krist。
“P'Sing……”
感觉出身旁Kit的情绪变化,匡姐赶忙接话。
“Singto,好久不见,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摄影师S就是你,那你可要好好地拍我们Krist哦~”
“好。”
“那就辛苦P'Sing了。”Kit说完便不再看他了。
明明是面对面的两个人,却感觉距离那么遥远。
一个感叹果然啊物是人非,一个对刚刚的称呼耿耿于怀。

“好了,那我们就开始吧,今天主要拍外景,地点是西湖。S,那就拜托你了。”
“好。”表面上答应得干脆,内心早已波涛汹涌。

一路上,Kit都很安静。反而是匡姐,拉着他问这问那。
“Singto,我们都很想你。”
“我,也是。”很想你,Kit,我很想你。
“当初怎么突然就消失了,大家都联系不上你,有什么事情我们大家可以一起帮忙啊。”
“对不起,太突然了,我也是……”
“好啦,没有怪你的意思。伯父呢?身体怎么样,好久不见一定要去拜访拜访他。你们一直住在杭州吗?”
“嗯,我们住在附近,不过我们没有住在一起。我工作不规律,不想吵到他们休息,所以搬出来了。但是,不好意思匡姐,爸爸他们出去旅游了。”
其实是他故意的,每一年的这个时候他都会帮父亲安排出国旅行,他不想让父亲担心,不想让人看到他这颓废的鬼样子。
一开始父亲也疑惑,后来大概是猜到了什么吧,却也不说破,只是叮嘱他要按时吃饭,注意身体。

“哦,没事没事,那下次一定要去看伯父。哎,我们到了。”
本来匡姐是不想他们之间气氛这么低沉,才这么聒噪地找话题聊天,可是似乎,更尴尬了?还好及时到达目的地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

“Krist,你准备一下,先完成工作,一会儿再和Singto叙旧。”
Kit当然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匡姐太了解他。他很感谢匡姐,这几年这么照顾他,今天也一直在帮他解围。匡姐是唯一知道他对P'Sing的感情的人,无数次醉酒后的崩溃大哭,都是匡姐陪在他身边。
“嗯,知道,匡姐辛苦了。”
“这样吧,我给你们订个餐厅,一会儿拍完你们边吃边聊?”
如果是普通老朋友,五年不见,吃个饭顺便叙叙旧这个提议再正常不过。可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哪是一两句话就能说得清的呢。假装平静很难,对对方说不,更难。
思念是一种病,他们两个,重症患者。
沉默。
“那我就当你们同意啦。”

拍摄过程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却也不容易。
各怀心事的两个故人,杭州这个充满回忆的故地,同样的情节,不能平静的心情。但好在时间是个不错的老师,教给他们隐藏情绪的本领,至少他们能够顺利完成工作,虽然有的时候不是这个在发呆就是那个在走神。
就这样走走停停,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

是那张长椅。

“P'Sing可以拍一张我坐在这里的照片吗?”
“……好。”
Kit记得,他们第一次中国粉丝见面会,就在杭州。那时候他们也来过这里,P'Sing也给他在这里拍过照。还有他们两个人的那张合影,P'Sing搂着他的肩,他们互相对视。当时他还发了ins,配的文字是“手放在哪里了啊!”。是嫌弃的语气,心里却乐开了花。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那是他最喜欢的一张照片。只是在很想很想P'Sing的时候,抱着这张照片入睡。

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充足光线明亮,很适合拍照。但Kit却希望天气坏一点才好,这样,仿佛还是从前,一切都没有改变。

顺利完工的时候已经中午,两人直接被匡姐送去了吃饭的地方。
“P'Sing,好久不见,有五年了。”
“嗯,Krist,五年不见,恭喜你这么成功。”
“P'Sing……过得好吗?”
“嗯,还好。”
……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艰难地吃完了这顿饭。

“照片我修完通知匡姐,来公司拿就行了。”
“好,辛苦P'Sing了,那我先回去了,再见。”
“匡姐我们走吧。”

直到后视镜里看不见Singto,Kit紧绷的身体才松懈下来,瘫倒在副驾驶座位上。
“你还好吧,Krist?”
“我没事,匡姐,就是有点累。我睡一会儿,到了叫我。”

闭上眼睛,突然想起五年前匡姐和他讲过的话,“Krist,你要知道,Singto做什么事情一定有他的理由。在你们两个还没有再次相遇之前,你要做的是变得更加强大。那样的话,如果Singto有什么事情,你才可以像他保护你那样,保护他。”
他知道,他一直都知道,他的P'Sing,冷静沉稳,是和他完全相反的性格。一直在扮演照顾他的角色,默默在他身后保护他。所以他不会想到有一天P'Sing会从他身边消失,而且这一别,就是五年……

半梦半醒间,他又想起那个晚上,那个意乱情迷的吻。
他承认,他是有些享受的。当时的他甚至想要放纵他自己的,什么都不考虑,社会舆论,女朋友,公司都滚蛋吧,只要面前的P'Sing眼里只有他一个就够了。第二天早上无论什么结局他们一起面对。
可是,P'Sing喊的名字不是他,不是“Kit”,是“暖暖”。他不是暖暖,他是他自己,他不要活在剧里。所以P'Sing所有的温柔都是假的吗?他要吻的人不是他,他喜欢的人也不是他。
所以他一把推开了P'Sing,却也不忍心喝醉的他没有人照顾。所以擦脸,盖好被子之后,他跑了。
他在楼下坐了好久。夜里的风有些凉,但是没能吹醒他混乱的思绪。
当他想找P'Sing旁敲侧击地问一下那天晚上的事情的时候,P'Sing已经消失了。

那个晚上,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那个吻,算不算是他们的吻别。

评论(13)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