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十七啊喵

……

【异霖】许你一场盛大暗恋(下)


- 指路☞ (上)



时间一个脚印一个脚印地前进,还是到了最终该要谢幕的日子。

他听到舞台上张PD一字一字地念出那句话。


“恭喜来自简单快乐的王子异练习生,第七位出道。”


他站在这个人的身后,心里想,这个叫王子异的人,终于能够绽放属于他自己的光芒了。


镜头里是他靠在那人肩膀上,紧紧抱着那个人的画面。



几曲终了人散场。

四个月与世隔绝恍若一场梦,现在梦,也该醒了。


原来人都是太贪心的动物,他以为他可以笑着祝福那个人,然后潇洒转身,却仍是没能拒绝那人的温柔。

他最讨厌,最招架不住的,最后的温柔。


“子异,我只能陪你走到这里了。”


王子异,再见。



Jeffrey曾经的采访里说,遇到喜欢的人,他不会主动。

然后主持人问他说,那就这样错过,不会后悔吗?他说,大概有缘无分吧。


如果现在再来问他一次,还会是这个答案吗?


或许人生,本来就是要相遇相忘的。


只是可能忘记这个人,需要的时间会有些久吧。



Nine Percent全国巡演上海站的时候,他在台北。


那天晚上他一个人去了五月天的演唱会。



“拿出手机,接下来这首歌,送给那个藏在电话簿最深处的人。”

“走在风中今天阳光突然好温柔……”


他看见身边的人,有高高举起手机哭花了妆的女生,有掏出手机又默默放下盯着页面静止一般的男生。


他忽然有些平静。

这世上的爱而不得才是人生常态吧。


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只是,只是喜欢上了一个不喜欢他的人而已。


我许你一场盛大暗恋,终究也只是感动了我自己。



他订了第二天的票回上海。一整夜没有睡好的他在飞机上也依旧半梦半醒。

他以为昨晚之后他终于可以释怀,没想到这十几个小时里,回忆翻涌,把他打回原形。

他梦到在基地的时候,他们一起练习,一起养生,一起去全时,最后画面定格在他们两个对拜的场景。


他带着刚下飞机的一脸憔悴,在他“上海大房子”的门口看到了一个,他从未想过会遇见的人。


“……子异?”

“Jeffrey你……出差了吗?”

“我回台北……嗯……处理一些事情。”

“我……给你发了微信想请你来看我们的演出,昨天你没有来,我想着看看你……”

“对不起我昨天没能去看……”

“没事的,你的事更重要。”


你怎么知道我什么事就更重要了。


其实他收到了那一条微信。

他故意错开的时间,不是巧合。


“Jeffrey,周末我们在上海演出,你会来看吗?”


他因为这条微信失眠一整夜。

最终还是当了逃兵。


他已经胆小到,同处在一个城市都不敢了。

他害怕那种距离感。

明明你在台上,而我就在台下,却隔了那么远。


“我没事,子异你回去休息吧,你们昨天一定很累。”

“你怎么了?看起来气色不太好?”

“我没事,刚下飞机有点累。”

“是不是没睡好?你没带颈枕睡得肯定不舒服,要不要我帮你按一下?”


“我都说了我没事,我真的很累!”

“王子异你能不能收起你的温柔!”

“你知不知道有时候对一个人温柔才是最大的残忍!”


“对不起……我这个人比较傻,我道歉,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对不起对不起!你有做错什么吗!”

“上次也是这样!你是白痴吗都不是你的错!”

“我都决定不要喜欢你了你怎么开始阴魂不散啊!”

“微信没有回代表我不想见你!谁想看你在台上和那个谁卿卿我我啊!我是自虐狂吗!”


“Jeffrey……”


“我……对不起,我昨晚没有休息好,开始说胡话了。”

“对不起子异,刚刚和你发脾气。”

“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进去休息了。”


“Jeffrey……你别哭啊……”


“我没有哭!”

他看着面前手忙脚乱为他擦眼泪的这个人,眼泪更加止不住了。

好逊喔,在暗恋对象面前哭成这个样子。


“Jeffrey,我喜欢你!”

“王子异喜欢董又霖,喜欢很久了。”

“我也想过可能只是错把好感当作爱。”

“但是我骗不了自己的心。”

“昨天的演唱会上我一直在想你。”

“想如果你在台下该多好,想你看到台上的王子异是不是终于有资格站在你身边,成为和你并肩的男人。”

“舞台是我的梦想,我的向往,你是我的动力。”

“王子异能够成为今天的王子异,是因为你董又霖。”

“所以……”

“你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吗?”


“那首诗里,莱特昂·布兰朵没有在抱怨,他是写给恋人的。


或许辨不清日升日落

或许看不到流云晚霞

不知道耳边溪流,咫尺可达

不知道天地浩瀚,人间喧哗


但我知道

星河在上,波光在下

我在你身边

等着你的回答



- The End.



- dbq我好像写崩了……

- 这次结尾走了含蓄风,大家是怎么理解的呢👀

- Thanks.



评论(6)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