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十七啊喵

……

【异霖】许你一场盛大暗恋(上)



“就和朋友出去逛街,吃饭什么的……”
“是和我吗?”
“对,和Jeffrey一起。”

他在尤长靖和摄像老师离开之后找借口说出去一下,留王子异一个人在宿舍。

当时下意识的脱口而出,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是有多明显。

那个人人缘那么好,干嘛一定要和他一起出去。

他藏在内心深处的小心思就这么在那个人面前暴露了,更令他沮丧的是那个人还不自知。

他原本以为,舍友的身份带给他的比其他人稍微多一些的相处,他可以知足。没想到原来他也这么贪心啊,看到那个人和其他人开开心心打闹,心里还是会很不舒服。

那个人对谁都是温柔的,他知道。
他也很喜欢温柔的人。
但是他现在开始讨厌王子异的温柔了。


最新一期节目播出后,越来越多的人来他们寝室找他“吃鸡蛋”,也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把“bro”挂在嘴边。

温柔的王子异和呆萌的Jeffrey。
是室友line和佛系bro。
只是室友line和佛系bro。

他其实之前从来没有吃保健品的习惯,热爱健身的他也只是对蛋白粉有着超越常人的热爱。

他不太会拒绝别人,所以在最初王子异为他准备好各式各样的药丸的时候,他都默默接过来吞下去。
后来他也习惯了每天晚上回到宿舍,多吃一份“丰富”的补品,习惯了每次那个人的“Jeffrey该吃药了”,“Jeffrey来吃个护肝片”,“Jeffrey来吃个维C”的提醒。

但是现在,他突然觉得那些药丸们难以下咽。
他也开始讨厌“bro”这个称呼了。


他想,或许他不这么依赖这个人,会好一点吧。

他在《特务J》这一组和大家都玩的很开心,小狐狸起哄要他戴假发,小黑一直在夸他可爱,还有岳叔的pick,和福西西的姐妹花组合。

每天都有不同的练习生来他的寝室找他,他把自己排练以外的时间变得很“充实”。

或许,没那么在意那个人,是不是就不会那么喜欢了。
可能,这种感觉,只是错觉,对不对。

可是他没能骗过自己。


他发誓最开始他对这个人的好感,是想成为朋友,兄弟的那种喜欢。
然后住到一起之后发现莫名的合拍,一起健身一起去超市,还有一点也不会冷场,聊不完的话题。
再后来,这份互相欣赏的兄弟情,不知什么时候就变了样,发酵成了酸酸甜甜的占有欲,不由自主的关注和小心翼翼的掩饰。

他有时候觉得,都怪王子异。
都怪他。

怪他过分温柔,怪他的细心体贴。
怪他身上那种安心感。
怪他让那个Jeffrey变得不像自己。


“嘿,Jeffrey,在写什么?”
“啊?子异……没什么……”


或许辨不清日升日落
或许看不到流云晚霞
不知道耳边溪流,咫尺可达
不知道天地浩瀚,人间喧哗


“子异,你知道莱特昂·布兰朵吗?”
“他是一位盲人诗人。”
“可以从诗里察觉出来吧……”
“我们现在的状况,好像也差不多吧。”
“明明初来乍到的时候都是怀揣着梦想的少年,谁都想走到最后,可是现在走到最后的人,要承受的是这么冷清这么空荡的基地,好像与世隔绝,什么都感受不到。”

“子异,你看过极光吗?”
“我喜欢旅行,有一次我去了南极。”
“真的很幸运那一次,我看到了极光。”
“那种震撼,是没有办法用语言形容出来,没有办法用镜头表现出来的。”
“在惊讶于它的美的同时,你会想,有生之年一定要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来看一次。”

“Jeffrey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啊?子异你……胡说什么……呢……”
“他们说的是真的吗?”
“什么?”
“你……嗯……和周老师……”
“周老师?”

他突然很想笑。

原来你,就是这样认为的吗……

“我先去练习室了。”


说是去练习室也不过是换个地方发呆。
他现在一点都不想面对那个人。
一点都不想。

“Jeffrey……Jeffrey!呆福瑞!”
“啊?”
“Jeffrey你没事吧?”
“啊我没事……”

可能是他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了吧,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练习室里进来了这么多人。

“Jeffrey,不能打倒你的,都会让你更强大。”
“对呀Jeffrey,别理那些小学鸡,他们懂什么呀。”
“明明是你对李荣浩老师各种小粉红,他们都看不出来就很bad。”
“真的哈哈哈Jeffrey你是有多喜欢李荣浩老师啊哈哈哈……”
“老师的这颗痣不错,哈哈哈有你这么夸人的吗哈哈哈……”
“偶练第一荣浩吹,臭屁Jeffrey当当当当~”
“Jeffrey你不要和我姐姐抢李荣浩老师哈哈哈……”
“那我还能继续选冰冰姐吗?”
“对不起不行!”
“那我呢那我呢?”
“哈哈哈哈哈哈……”

“谢谢大家。”
“哎说什么谢谢,Jeffrey我晚上找你吃两个鸡蛋哈~ ”
“二十斤你个胖子!还吃!”
“Jeffrey一会儿跟粑粑去健身房练练?我真是老了……”
“Jeffrey一会儿我给你拿几瓶卸妆水吧,我的ikun们说替我还给你哈哈哈……”

他很感动,他们都注意到他情绪的低落,还一起安慰他,虽然他们对原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他望了望,没有那个人的身影。
心里不知道是要庆幸没有看到那个始作俑者,还是失落没有得到来自那个人的安慰。
虽然这安慰对他来说,是起反作用的那种。

起身回了宿舍,看到还摆在桌子上的那首没有写完的诗,不知道还要不要继续。


“Jeffrey,吃点饭吧。”
“子异……”
“对不起下午是我的错,我……”
“没关系,我……”

我什么?没关系我不怪你?
他好像还没有佛到面对“暗恋对象认为自己喜欢别人”毫不在意的level。
他说不出口。

“你不用道歉的。”

王子异,你不需要道歉。
因为其实你才是那个被蒙在鼓里的人。


其实关于那首诗,还有后面一部分。
如果王子异晚进来一会儿的话,或许Jeffrey是不是就有勇气把它写下去给他看,等到那个想要的答案……


或许辨不清日升日落
或许看不到流云晚霞
不知道耳边溪流,咫尺可达
不知道天地浩瀚,人间喧哗

但我知道
星河在上,波光在下
我在你身边
等着你的回答


可惜没如果。


- TBC.


这一篇拖了好久到现在都木有写完,有时候感觉后面写的是什么鬼东西,就停在这里才不会烂尾,但是真的舍不得我的小呆小丸BE哇T^T
好的我滚去继续码(下)了👋

评论(4)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