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十七啊喵

……

【异霖】花吐症



- 花吐症双向暗恋
- 从题目显而易见的我的起名废
- 尽力不ooc还是没有成功的ooc
- 花语来自百度,有点俗气←骂它
- 我为冷圈添砖加瓦噢耶
- Thanks.




王子异吐出了一朵花。


所以每次后援会出的图片里,他都是戴着口罩沉默地跟在Jeffrey身边,陪这个饮料小王子去买各式各样的奶茶。

他怕他一张口,就露了馅,可是又格外珍惜他们能在一起的日子。
表面风平浪静,内心已经海啸了好几场。

林彦俊和Jeffrey互动的时候,大家都在起哄的时候,他有些手足无措。
心里酸酸的,然后喉咙又开始痒,他假装一切正常去了卫生间,才关上门就靠着墙又吐出了一朵花。


花吐症,
要得到喜欢之人的吻,方可痊愈。
否则便会慢慢虚弱,直至死去。


他看着屏幕上的那几行字,还是觉得不敢置信。
可事实就是这样,他吐了花,他喜欢Jeffrey。


王子异喜欢Jeffrey。




Jeffrey所在的组提前结束了练习,才进宿舍就听见浴室里痛苦的咳嗽声。

“咚咚咚……”
“子异?你没事吧?”
“我没事……”

他望着面前洗手池中飘着的几朵花。


蓝蔷薇,
不可能,梦幻美丽,沉着而温柔。


收拾好这些花之后他才慢慢走出浴室。

“子异你没事吧?”
“没事,可能最近有点着凉了。”
“大家都说你是养生达人,可要照顾好自己。”
“好……”

“噢对了,选管姐姐说明天大伯和秦奋哥要搬到我们寝室。”
“嗯。”




起初他只是早晨起床时喉咙会有明显的不适感,后来半夜的时候他会咳醒,然后再难入眠。

他住的是郑锐彬之前的床,和Jeffrey头对头的下铺。

廊坊的黎明之前,他盯着上铺的床板发呆,头顶传来那个人均匀的呼吸声。

再后来,他就一直躲在练习室里直到凌晨两三点,然后在走廊的卫生间处理好自己的蔷薇花,转身回宿舍。

那个人早早睡下了,透过外面的光,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看着床上熟睡的人。

节目前期一直固定着的头发难得贴着额头,乖乖的,脸瘦了好多。

是很标致的男生,女孩子们都喜欢的那种男孩子。
家室好得让人嫉妒却很有礼貌,和他一样喜欢健身,笑起来会露出两个酒窝,舞台上认真唱情歌的深情,是那个叫Jeffrey的男孩子,是他喜欢的Jeffrey。

这么好的人,他怎么可以有那些歪心思呢。
王子异第二十二次这样想。




“走,Jeffrey,带你买吃的去。”
“我现在觉得秦奋哥你更像妈妈诶……”
“对啦鹅子真棒,老秦才是妈妈,我是一家之主。”
“所以你们真的是父母爱情吗……哈哈哈哈哈哈……嗷……妈妈我错了……”

王子异推开宿舍门的时候就看到他们三个人闹成一团,大家口中的呆ffrey笑得最大声。

“哎子异,我们要去超市,你要一起吗?”
“不用了,谢谢。”

他极力抑制自己没有发出声音,直到他们走远,听不到说笑的声音。
像是被抽光了力气般跌坐在地上,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淡蓝色的花瓣落了一地。

他今天练习的时候明显感觉到自己有些力不从心,连同组的队员都在询问他是不是不太舒服,大概他的状态真的很不好吧,否则也不会被大家赶回宿舍强制休息。

只是回了宿舍并没有让他感觉好一点,甚至更加糟糕了。

那个人和秦奋韩沐伯关系好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他当然也知道。
觉醒东方第六人和秦奋的干女儿的称号,他们练习生内部偶尔都会叫上几声。
因为知道,所以在听说他们要搬过来的消息的时候,只能回答一句“嗯”。

以往Jeffrey只有他一个室友,他可以顺理成章的一起做任何事,开会的时候坐在一起,一起去超市即使他从来没有想买的东西。


小心翼翼假装成的顺理成章。




最新的考核,他们没有在一组,早起晚归没有时间概念的排练,加上他一直以来刻意的躲避,明明是一个寝室的舍友,却已经好几天没怎么交流了。
他听说Jeffrey的手受伤了,脸也不知道什么过敏红肿了一大片。

第二天,“不会Vocal的B-Boy不是好Rapper”的口号传遍了整个基地。


王子异选了《我永远记得》。




“子异,你为什么会来我们组啊?”

因为担心你在排练中太拼命,再次伤到缠着绷带的手,怕你不好好吃饭,怕你穿得少会感冒,怕你……

“你不是也说了吗,我很喜欢这首歌。”

最后说出口的,却只能是这样蹩脚的借口。




Jeffrey今天第三次捂着嘴冲进浴室剧烈咳嗽的时候,秦奋跟着冲了进去。

“福瑞你没事吧?要不要我陪你去医……”

他还没有说完的话在看到Jeffrey慌慌张张侧身想要挡住洗手池的时候,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水中飘着几朵白色的花。

“你……这……什么情况?”
“我没事……”
“这还叫没事?!怎么好端端的吐花了……该不会……”
“嗯,花吐症。”
“你……有喜欢的人了?”
“嗯。”
“Jeffrey你能不能别这么淡定啊,花吐症!会死人的!多久了?你你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两周前。”
“你喜欢谁?不管是谁我秦奋一定给你架过来!”
“哥,如果他不喜欢我,也没用的。这件事,我想自己解决,可以吗?”
“我怎么能不管你死活?!”
“哥,我答应你,我会给自己一个交代。”
“唉,你啊……”




“Jeffrey你感冒了吗?”
“我没事。”
“我看一下你有没有发烧……”
“不用了我真的没……咳……”

王子异上一秒还在盯着因为Jeffrey躲开而僵在那儿的手,下一秒就看到几朵花瓣从那个人捂着嘴的手掌缝隙飘落,带着一阵淡淡的清香。


白色风信子,
暗恋,纯洁清淡或不敢表露的爱。


“Jeffrey你……”
“……如你所见。”
“怎么会这样你……”

“我有一个很喜欢的人。”
“但是他好像对我完全没感觉。”
“所以我好像快死了诶……”

“不会的,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呢?你这么好……”
“那你呢?”
“什么?”
“我喜欢你。”
“……”

“王子异,我喜欢的人,是你。”
“我……明天回去和选管姐姐说,我会搬出去。”
“你不必为难,我……唔……”


王子异吻了Jeffrey。


“Jeffrey,我……咳咳……”
“咳咳……”

两人摊开手掌,相同的花瓣从指尖飘落。


粉色天竺葵,
很高兴能陪在你身边。


“Jeffrey,我喜欢你。”
“王子异喜欢Jeffrey,喜欢很久了。”
“躲你是怕被你发现,你这么好,怎么会喜欢我呢。”
“谢谢你,谢谢你也喜欢我。”

“那……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嗯?”
“我……我今天在浴室发现了这个……”

Jeffrey摊开掌心,是王子异再熟悉不过的花,一朵蓝蔷薇。

“这朵蓝蔷薇,是你因为我吐的吗?”
“蓝蔷薇很适合你,很温柔。”

“花是为你,我也是你的。现在连人带花,都是你的。”

Jeffrey把那朵蓝蔷薇放在王子异的唇边,隔着花瓣,轻轻的吻了上去。

“Jeffrey也是王子异的。”


- The End.

评论(7)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