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十七啊喵

……

【SK】只有我能欺负你!


小黑屋八月活动之#喜迎二年熟#

为您呈上第一道料理:

【SK】只有我能欺负你!

今日主厨:十七  @是十七啊喵

食材提供: @cynthia.Y   感谢

弱攻强受 | 私设书呆狮冷漠攻×音乐生闹腾受
▼以下正文


Singto大概就是小时候经常听到的“别人家的孩子”,成绩优秀,行为规范,偏偏还长了一张迷死人不偿命的帅气脸蛋。

可惜他不合群。

从不参加任何的活动,从来都是一副冷漠”的样子。
其实他只是性格使然,喜静又不善与人沟通。
大家都以为他是寒门学子,因为成绩进来这所全市数一数二的私立学校。所以也可能算是富家子弟的恶趣味,他们排挤他。又或者只是单纯地看他不顺眼,或者没有根本理由。
Singto的反应也一点点激怒了他们。
他很平淡,或者说冷漠,一如往常。
像事不关己,像旁观者,衬出他们那些小把戏的幼稚与可笑。

“呦,我们Singto大学霸在看书呐……”
“嗷咦,原来不是在看书啊,这是什么东西?”
“看起来挺精致的,你哪来的这种东西?”
“该不会是偷的吧?”
“喔~这里还有个女人的照片啊~”
“难道是包养你的金主阿姨嘛哈哈哈哈哈哈……”

“嘭……”

Singto这一拳下手不轻,刚才笑得最开心的男生捂着流血的嘴角倒在地上,其他看热闹的人也是都吓了一跳,自动远离了这个是非中心。

“单挑还是群殴?”

他知道,以他的力量是打不赢这些人的,先不说对方人多势众,自己的身体自己是最清楚的,不然家人也不会帮他改名为狮子了。但是这些公子哥儿哪里见过这种场面,至少在气场上他赢定了。
而且,他赌,赌他们不敢动手。

事实证明他赌赢了。
在那个喊着“你知道我爸是谁吗明天就是你的死期”的男生被搀扶着离开之后,大家就都散了。他这里又恢复了原来的平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但这一切都被不远处的Krist看在眼里。

真是有意思,他还以为那个叫Singto的,真是个书呆子呢。现在看来,好像是个很有趣的人啊……
而且,那个人刚才那个笑容,还挺好看的,怪不得这些女生对他那么花痴。

后来Singto的生活平静了一阵子,没有人再来找他麻烦,也没有人记得有人说过他活不过第二天的话,当然也没有人注意到那个说出这句话的男生早就消失了。

但是,等等,好像也有什么不一样了。
那个叫Krist的K家小少爷,最近出现在他身边的次数好像很频繁?

他认识他,K家小少爷Krist,娇生惯养又调皮,喜欢捉弄同学,但是没有人不喜欢他,朋友很多,好像架子鼓打得很好?
记不清了,反正零零散散的信息都是女孩子们叽叽喳喳讨论的时候,飘到他耳朵里的。
总之就是一个和他完全相反的人吧。
他知道那个人不坏,就是很爱玩而已。不过他也没那个精力去深究那个人总是出现的原因,只要不影响他,那个人爱怎样怎样。

可是Singto不知道的是,有些缘分啊,天注定。


贵族学校里从来不缺少校园欺凌,这是富家公子们的乐趣所在。
当他们无聊了一个多月后,自然而然又盯上了Singto。

“啊呀,对不起啊Singto,不小心撞到你了。”
嘴上说着道歉的话,语气里可是丝毫都听不出一点歉意。专门挑他端着一杯热水的时候来“不小心”,看来又要开始了……
无聊。
“没事,我用凉水冲一下就好。”
“诶诶诶,别走啊,我是真心给你道歉的。”
“这么大牌了啊,要不要我跪下给你磕个头啊?”
被热水烫到的皮肤已经开始红肿起来了,不赶快处理的话免不了要好几天才能恢复,而且被爸爸看到的话……

“什么事这么热闹啊?”
Krist原本只是路过而已,瞥了一眼人群也认为只是那些男生又在胡闹,不打算停留和理会的。
然后就听到了Singto的名字。

“嗷,Kit,没什么,不小心撞到人了而已。”
他很明显的躲开了这只想要揽住他肩膀的手,然后看向了那个人。
那个人还是一如既往的一脸冷漠,只是稍稍有些皱眉。
然后他看见了那个人红肿的手臂和地上冒着热气的残骸。

“嘭……”
“我之前有没有说过只有我能欺负他!”
“嘭……”
“谁他妈允许你叫我Kit的?你也配?”
“我再说最后一遍,Singto是我的人!”
“看什么看!滚!”

Singto觉得自己很奇怪,被拉着一路跑到校医院的途中还有空回想刚才的事情,不应该是只顾着气喘吁吁了吗……

这个人刚才说什么?只有他能欺负自己?
喂,凭什么啊……
不过刚刚好像是这个人第一次发火,唔,凶起来的样子也很可爱嘛……
所以说自己这些天过的平静日子,是因为这个人警告了那些人吗?
抓着他跑来校医院的样子好像他得了什么绝症一样……
而且……两个男生之间手拉手在学校里狂奔好像小说里私奔的情节……
不过……手感还蛮好的……
……

“医生他……怎么样……啊?”
“没什么大事,这个药膏,一天两次,一周左右就好了。”
“谢谢医生。”
“谢谢医生。”

“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有点烫伤而已。”
“而已?!肿了这么一大片!”
“医生不是也说了吗,很快就会好的。”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这边的Krist在费尽脑细胞想着怎么解释那句“Singto是我的人”,那边的Singto在思考着怎么委婉地问出那句“只有我能欺负他”是什么意思。

“我……”
“你……”

“你先说……”
“你先说……”

“你先问吧,病人最大。”
“嗯……我觉得还是听你先说比较好。”
“……”
“怎么了?Krist?”
“没事,叫我Kit就行了。”

“所以……你要说什么呢,Kit~”
“嗯……就是……我刚才说的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以后我罩着你他们都不敢欺负你了也许你没听说过吧我可是校园小霸王跟着我混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

“哈……”
Singto真是被眼前这个可爱而不自知的男孩子逗得哭笑不得。
“Kit,一下子说这么多话你还好吗?”
“我没事。”
犯规!这个人笑起来也太犯规了吧!
冷静冷静冷静!

“那……我想问一下,只有你能欺负我,Kit是想怎么个欺负法啊,嗯?”
Krist觉得眼前这个人一定是个假Singto,什么冷漠面瘫高冷都是扯淡,这个人分明是个妖精!
他从来没有想过他名字这简单的三个字母,还有“嗯”这个太平常的语气词,能这么撩……

他可不能输啊……
稳了稳身子,然后右腿挤进坐在床上休息的人的双腿间,双手撑在那个人的身侧,特意表现得自己“霸道又轻佻”,然后紧贴着那个人的耳朵说……

“就是这样……欺负你啊……”

意料之外的,那个人竟然脸红了……
像恶作剧得逞的小孩,他笑得毫无形象可言。

“喂,Sing先生,好好休息哈~我先走了,拜拜~”

撩完就跑这个词,说的就是他吧……

那天之后,Krist明显每天心情都很好。没有人再来找Singto的麻烦,大家也都对Krist捉弄Singto的事情见怪不怪。

前天Krist把正在赶小组论文的Singto拉去看他打鼓……
昨天Krist往Singto的饭里放了好多辣椒……
今天Krist把正在对Singto告白的小学妹吓跑了……
……

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们都在心里默默为Singto同学点蜡。

然而当事人呢?
Singto对Krist,可以说是非常宠溺了。

陪他练鼓一待就是一下午,小组作业是什么东西?再熬夜写吧……
明明不能吃辣还是一口不剩的把饭都吃掉……
在Krist吓跑本月第六个对他告白的女生之后也不恼,好像这件事没有发生过似的去给这个小朋友买粉红冻奶喝……
……


“Kit,今晚和爸爸去朋友家吃饭。”
“对了,他家儿子好像也在你那个学校。”

“Kit,叫叔叔。”
“这就是Kit吧,我们家Singto和你一个学校呐。”
“叔……叔好……”

所以……自家老爸口中那个别人家的孩子就是Singto?!所以Singto的爸爸就是那个今年才从美国回来的首富?!所以自己一直调戏的准男朋友这么有背景?!
不过Krist倒也不是很担心,看Singto那个小身板,肯定也是被压在下面的那个,而且他对自己的身材还是蛮有自信的……

“Kit,好久不见。”
“是呀,好久不见啊,Sing……”
他知道这个人最受不得他这样的语气,果然……
“我带Kit去我房间里坐坐。”

门被关上的同时,他被压着背后紧贴着门。
“喂,Sing先生,你骗我。”
“我怎么骗你了,嗯?”
“我还以为自己英雄救美很酷呢,结果你自己这么厉害啊……”
“Kit没有问过我,怎么说是我骗了你呢?”
“还狡辩,要接受惩罚呐~”
话音刚落,Krist便咬上了Singto的喉结,其实并没有很用力,毕竟一会儿还是要下去和长辈们吃饭的,但是也足够“对付”眼前这个人了。
他也是有一些害羞的,但是眼前这个人三番五次撩他撩到耳朵红,自己再不有些作为的话,这个老攻的地位可是有些难保了。
他能感觉到眼前的人身体一怔,然后坏心地抓住那人白衬衫的衣领将人拉到眼前距离不过几厘米的地方。
“你不专心呐……Sing先……唔……”
他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都被对方吞进了肚子里,Singto主动加深了这个吻,趁着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轻而易举撬开了他的牙齿,邀请眼前这个诱人小家伙一起唇舌共舞。腿下动作直接挤进Krist的双腿之间,手也是没有闲着,勾住被分开的两条大腿内侧将怀中人抱了起来,而被吻得晕乎乎的人在腾空的瞬间本能地紧紧搂住了他。

“去床上,好不好……”
Singto几个大步走到床边,却是在将要放下Krist的时候,两人双双跌到了床上。这一摔,让这两个情到正浓的人也清醒了不少。

“Kit……你该减肥了……”
“Singto Prachaya!”

“好啦,以后我一定努力健身。”
“去洗把脸吧,该下去吃饭了。”
“剩下的,我们来日方长~”


后来每次早上醒来都全身散架一般的Krist无数次的反思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忘记了那个要当老攻的伟大理想……
并且再次吐槽他认识的是个假Singto,什么冷漠面瘫高冷都是假的!假的!那家伙平时弱不禁风看着就很容易被压倒的表象也都是假的!假的!

朋友,听说过弱攻强受吗?弱攻虽弱,也是攻啊~

- The End.

评论(14)

热度(218)

  1. 一年生是十七啊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