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十七啊喵

……

【Pha×Yo】婚礼



“Yo,婚礼快开始了,你……”
“好,我们走吧。”

这是一场盛大的婚礼,从教堂,鲜花,来往的人群,热闹的气氛都能看出来。
这是Pha和Pring的婚礼。
这是Wayo的P'Pha的婚礼,和别的女人。

曾经的校之月依旧是那么帅气,只是脸上丝毫没有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喜悦之情。
今天的Wayo一身黑色西装,少了些往常的可爱,多了一丝俊朗。和新郎的冷漠相比,他却是一直在笑着。


原谅捧花的我盛装出席只为错过你。


其实他有想要当伴郎的,至少,能站在那个人身边,离他近一些,再近一些。
可是这个提议遭到了所有人都反对,被Kit学长拉住的Ming骂他是不是自虐,Forth学长说希望他考虑清楚,还有Beam学长的欲言又止。他的P'Pha直接通知了他们说,婚礼不需要伴郎和伴娘。


这对金童玉女的婚礼正在进行着。
他在笑,虽然他知道可能他现在的样子比哭还难看,可是他不能哭,这是他最爱的人的婚礼,他怎么可以哭。所以他咧着嘴,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哭了的话,他的P'Pha会心疼的,他记得。

他听见身旁的Ming对Kit学长说,P'Kit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吧,我们会好好的对吧。他能想象到Ming肯定是紧紧抓住了Kit学长的手,Kit学长肯定是假装不耐烦的表情,然后象征性的挣脱几下,在Ming握得更紧的时候也回握住那只手。
他听见Kit学长说,我们都会好好的,Yo也会的。

会吗?

他还是他的N'Yo,他却再也不是他的P'Pha了。

两年前,Pha随母亲去美国定居,Pring也跟去了。Pha的妈妈很喜欢她,然后Pring变成了她的准儿媳。

他不后悔。
不后悔两年前劝他的P'Pha去美国,也不后悔在P'Pha的妈妈哀求他离开她的儿子的时候选择放手。
他不舍得让他的P'Pha夹在他和母亲之间为难,他的P'Pha只有妈妈了,妈妈也只有这个儿子了。

他只是有些遗憾。
遗憾憧憬中的幸福,终究还是梦一场。
遗憾他和他的P'Pha,终究是有缘无分。


牧师在念誓词了。

“请问新郎,你愿意吗?”

他望着台上的男人,还是记忆中的那个少年。
曾经一直默默关注默默喜欢着的那个少年。
在一起之后愈发幼稚的那个少年。
他爱了这么多年的那个少年。

然后他和台上的那个人,一起说了,我愿意。

“请问新娘,你愿意吗?”
“我不愿意。”

台下一片哗然,他能看见他的P'Pha有些诧异的表情,和P'Pha的母亲不知所措的神色。

“我说,我不愿意。”
“Pha,对不起,我不能和你结婚。还有,对不起之前我对你和Yo所做的一切。谢谢你,让我明白了真爱的样子,祝你幸福,祝你和Yo幸福。”

然后他看到穿着新娘裙的Pring学姐向他走过来,直到她拉着他的手又重新回到台上,他才反应过来他现在正站在他的P'Pha的面前。

“请问新郎Phana先生,你是否愿意娶Wayo先生作为你的丈夫?无论是顺境逆境,富裕贫穷,健康疾病,快乐忧愁,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他,对他忠诚直到永远?”

Pha显然也是对这突如其来的转折还处于惊讶之中,但是他听到了他的Yo的名字,然后他说,我愿意。

“请问新郎Wayo先生,你是否愿意嫁Phana先生作为你的丈夫?无论是顺境逆境,富裕贫穷,健康疾病,快乐忧愁,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他,对他忠诚直到永远?”

即使这只是一场梦,那就让他不要醒过来吧。
他说,我愿意。
然后眼泪就这样模糊了视线。

“请新郎互相交换戒指。”
“现在新郎可以吻你的新郎了。”
然后Pring对着他们两个说,一定要幸福啊。

他们没有接吻,他的P'Pha紧紧抱住了他,勒得他骨头都开始痛了,像是要把他嵌在身体里。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Yo,不要再推开我了,好不好,求你了,好不好……”
“好……”
他也同样紧紧回抱住他的P'Pha,然后终于,在这个熟悉的怀抱里,痛哭流涕。

台下开始响起掌声和欢呼,不用猜就知道一定是Ming这家伙带头起哄的,而且一会儿肯定又死皮赖脸地和Kit学长要什么奖励。Forth学长呢,肯定是用他那温柔得能滴出水的眼神盯着Beam学长,说着让Beam学长红了耳朵又温暖了内心的情话。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 The End.

评论(5)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