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十七啊喵

……

KA『下雨天』


◇原文基础上的私设
◇背景:拉玛八世大桥告白之前


下雨了。
灰蒙蒙的天,反反复复的雨。
淅淅沥沥下了一周,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

Kongphop站在床前看着雨滴打在窗户上,一滴,两滴,三滴……
对面房间的灯还亮着,那个人还没有睡吗?
他……还好吗?

Kongphop不知道Arthit有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他只感觉到他们之间的距离好像越来越远。
他的这份感情,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好像就夭折了啊……

如果概括Arthit这几天的行踪,那就是尽力躲着Kongphop,尽力远离他。
Kongphop看得出来,那么明显。
连M和教官团其他学长们都看得出,他们之间的奇怪气氛。

果然,他还是让Arthit学长为难了。
有些事情,或许从一开始就错了。

命中注定。

他开学时那句玩笑的“压寨夫人”,大概就注定了他的人设,Kongphop,永远是让Arthit为难的那一个。
他这个人本身的存在就是了,更不要说他对学长不一样的情感了吧。

P'Arthit,对不起,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你……

“喂,P'Arthit……”
“呃,Kongphop,麻烦你帮我还一下图书馆的书好了。还有,动漫书,你拿去好了,至于罚款我自己去店里交。嗯……就这样吧。”
“等一下,Arthit学长!”
“学长是不是在生我的气?”
“没有,我没有在生你的气。”
“那如果没有的话,你为什么不愿意跟我说话?”
“还是说你在生那天的气?因为我没有回答你的问题……”
“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的话,我可以告诉你的……”
“我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即使我知道你是男生,我也是男生,但我仍旧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情感。”
“Arthit学长,我想告诉你很久了,我……”
“嘟……嘟……”

电话被挂断了……
对面的灯,灭了……
Kongphop终于忍不住眼泪……

学长连听一句他的告白都不可以吗……

P'Arthit,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你啊……

天气预报说明天就会晴天了。
可是他的世界里,好像没有太阳了……

第二天,生活还是要继续。
阴雨连绵的天气真的结束了。
可是有些人心上的雨,怕是停不了了。

他还是Kongphop,那个理智冷静的谦谦君子,那个备受瞩目的校园先生。
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努力维持正常的样子只是不想让Arthit觉得他会纠缠不休,不想让自己那么狼狈。

他不想让Arthit为难,即使曾经他做了那么多让他为难的事情。
最好这一切从未发生,那样Arthit学长会少很多困扰吧。

但可惜没如果。

他又想起高三那年遇见Arthit时的场景了。
在他摇摆不定选哪个学院的时候。
那个穿着白衬衫的可爱的男孩子,笑着和他说不要紧张,和他说他家一只叫孔雀的金毛的样子。
那样的Arthit,才是真实的他吧。
那样的笑容,多久没有出现在学长的脸上了?
都是因为他。

他想起那个假期看过的一本书上的一句话。
The woodcutter's axe begged for its handle from the tree. The tree gave it.
樵夫的斧头,问树要斧柄。树便给了他。

P'Arthit,对不起,让你为难了。
对不起,还不了你原来平静开心的生活。
我能做的,就是退回到我本来的位置。
对不起,打扰了你这么久。

如果概括Kongphop这几天的行踪,那就是尽力躲着Arthit,尽力远离他。
不然怎么办呢?
让一个表白还没说出口就被拒绝的人怎么面对自己喜欢的人呢?
他这样做,Arthit学长会轻松一些吧。

Arthit看得出来,那么明显。
连Not和Kongphop那几个朋友都看得出,他们之间的奇怪气氛。
毕竟从前有Arthit在的地方,方圆十米以内必定能看见Kongphop。
可是Kongphop猜错了,Arthit并没有轻松,反而更加烦躁。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从那个被他慌张挂断的电话开始,他对这个学弟,有什么东西开始不一样了。

直到他在学校附近的饮品店遇到Kongphop。
他来买粉红冻奶,他也是。
他知道Kongphop不喜欢甜,那这是……

“没关系,给他吧。”
没有多余的话语,甚至没有给他多一个眼神,就转身走了。
Arthit拿着自己最爱的粉红冻奶,喝了一口却觉得今天的冻奶是苦的。

另一边的Kongphop几乎是狼狈逃回了宿舍。
他没想到会遇到Arthit,更没想到是在他买粉红冻奶的时候。
他只是,只是有点想念学长……
他只是,允许自己在晚上放纵自己的思念……

P'Arthit会怎么想我呢?

Kongphop觉得自己当时的表现还算平静。
如果忽略他泛红的眼圈和有些颤抖的声音的话。

春有春的好,春天过去,有过去的好。

可是当你看过春的生机,春的美丽,春天过去就只剩下满腔的遗憾和求而不得了,夏再绚烂,秋再丰收,冬再静美,都不是春。

Arthit之于Kongphop,便是那初见的春。

春有春的好,春天过去,我只记得春天的好。


平时都是Kongphop找机会和Arthit“偶遇”,现在他们关系这样尴尬的阶段,各种事情竟然那么巧都能碰到一起。
饮品店的一个对视Kongphop就撑不住了。
这一次,却是整场婚礼都要假装没事。

“Kongphop……”
“在。”
“额,那个……你还好吧?”
“好。”
“今天的婚礼很漂亮,你觉得么?”
“觉得。”
“喜庆红挺符合婚礼氛围的,但衣服比较难配啊,我就找到一条领带。”
“Arthit学长,我知道你看起来很为难。但如果你想恢复关系,你没必要这么做。”
“……”
“因为你越这么做,就越是像要给我希望。”

拉玛八世大桥上,一前一后的身影。

既然不能,为什么要给我希望呢……
我已经决定不要喜欢你了,Arthit。
虽然我可能办不到,即使我做出这个决定都用了好久。
学长,你在想什么呢……

“Kongphop,你累吗?”
“不啊。”
“我认真的问你啊,你真的不累吗?要一直在后面跟着我,而且你都不知道,我要走到哪儿去,什么时候会停下来。”
“就算我不知道将来会遇到什么,不管是近在咫尺还是远在天涯,但我依然想要陪在你身边。”
“但你是知道的对吗,我是男生,你也是男生。”
“嗯。”
“你也是知道的对吗,我是学长,而你是学弟。”
“知道。”

“然后你也知道对吗,我喜欢粉红冻奶。然后你也知道对吗,有时候我特别喜欢无理取闹,有时候我自私霸道,喜欢叨逼叨,喜欢生闷气。每一天都无所事事,每一天都睡到很晚才起。”
“要是你知道这些以后,你还能接受我吗?”
“我可以,我都能接受。”
“那P'Arthit也能接受我吗?”
“可是我还不够了解你呢,Mr.Kongphop。”
“可是我想更了解你。”

拉玛八世大桥上一个浅浅的吻。
却足够让Kongphop的心,雨过天晴。

“这就是我的答案。”
“等下,Arthit学长,我还不是很清楚你的答案呢,再一次可以吗?”
“不要!”

……

拉玛八世大桥上,两个英俊的年轻人,并肩离开。

如果你路过这儿,不需问他们两个是不是情侣。
因为翘起的嘴角和红透的耳朵会告诉你答案。

- The End.

评论(3)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