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十七啊喵

……

【Forth×Beam】我还是很喜欢你



-
很久以后Beam想起那个意乱情迷的夜晚,心都是揪着的。
他已经很少想起这段回忆了,但是每次想起都痛得窒息。

那个夜晚,他是真的因为失恋买醉,却不是因为他的好朋友Kit,而是因为那个人。
Forth,工程学院大二的月亮Forth,默默喜欢Yo学弟的Forth,为Yo学弟失恋买醉的Forth。

那个夜晚,他终于属于他心爱的人。
只有他知道,这是他偷来的。
借着酒后乱性的理由,放纵自己。
他想,哪怕只是419一场,至少他曾经拥有。

他没有醉,他还能喊着Forth的名字。
又或者他醉的厉害,终于把自己心心念念的名字喊了出来。

“Forth……Forth……”
“Yo……”
脑中一片空白,分不清是高潮后的恍惚还是对这个名字的反应。
下一秒,眼泪顺着眼角留下来。

太疼了……
哪里疼……
身体还是心……


-
Beam一直在躲。
Forth一直在追。
可他却一点都不高兴。

“当做没发生。”
“我要对你负责。”

他不要Forth对他负责。
他要Forth喜欢他。


-
Forth对他好,标准男友的那种好。
可是他一点都不开心。

要是这些都是真的该多好。

Forth看他的眼神,和看Yo时不一样。
他不需要有敏锐的观察力。
因为喜欢一个人的眼神,他太知道了。
就像他看向Forth时那样。
情不自禁又小心翼翼。

“如果你要是欺负Yo,我饶不了你!”

这才应该是Forth。
面对喜欢的人时候的样子。

而不是对他的时候。

何必勉强呢,Forth……

不要再对我这么好了,即使我知道这些都是假的,即使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即使我知道这些都是因为你所谓的“责任”。
我怕,我怕我还是会忍不住。


-
Beam再次踏入酒吧的时候,距离那件荒唐的事情已经过了两个月。
这两个月,他和Forth,你追我躲。
不是在躲Forth,就是在躲Forth的路上。
哪有时间来酒吧。
也没有那个心情。
今天也是。

Beam很烦躁。
他没有想到Forth这么锲而不舍。
标准三好男友的行为,每天。
他是有些窃喜,然后在心里狠狠告诉自己。
不可以,不会有结果的。
Forth对他的好,都建立在“责任”二字上。

“F**k!”
好不容易出来,又在想那个人了。
猛灌了几杯酒,视线已经朦胧。

“Beam……”
嗯?我醉了吗?怎么幻听了?
“Beam,你怎么又……”
唔,还出现幻觉了……
“Forth……?怎么有三个Forth在我面前啊……”
“Beam,你醉了,我送你回家。”
“我没醉……”
“好……你没醉,我送你回家好不好。”
“不好。”
“Beam……”
是有些无奈的语气。


-
他突然想,酒真是个好东西。

“Forth……你……喜欢我……么……”
嘈杂的音乐,喧闹的人群,仿佛都被人按下了静音键。
他在等着Forth的回答。

沉默。


-
哀莫大于心死。
哀莫大于心不死。

“Beam?睡着了么?我送你回家。”
回答Forth的,是他假装平稳的呼吸声。


-
你是我枯水季节的一场雨,你来得酣畅淋漓,淋得我一病不起。




-
Beam消失了。


-
Forth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才逐渐接受了这个现实。
他还是会习惯性地往医学院跑。
会在下课拥挤的人群中下意识寻找那个人。
然后默默低下头苦笑。

那个人就这样选择消失在他的生活中。
连一句说再见的权利都不愿给他。

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不该明知道眼前的人是那个人时,为了掩饰自己的清醒,喊出了Yo的名字。
不该在那个人问他“你喜欢我么”时,用沉默回答。
又或许,从一开始就错了。


-
如果能重来。
可惜没如果。


-
特别关心:
【图片】
@Beam:天气好得就好像走着走着就能碰见你。


-
希腊,圣托里尼。
天空和大海,蓝白色的建筑。
风景美得随手一拍都如画一般。

Beam有些后悔来这儿了。
因为他刚刚鬼使神差地更新了ins。

他离开泰国之后就没有再发过动态了。
没有人能联系到他。
包括Pha和Kit,还有他的父母。
他是故意的。
他需要一个人静静。
然后就开始了旅行。
看过很多风景,见过很多人,听过很多故事。
却依旧没法忘记心里的那个人。

然后他到了这一站,圣托里尼。
也许是刚下飞机的他脑子还有点懵,也许是风景真的很美天气也刚刚好。
又或者,你在期待什么。

天气好得就好像走着走着就能碰见你。
天气很好是真的。
我碰不见你,也是真的。


-
谁是谁心口的朱砂痣,谁又是谁床前的白月光。
无论如何,他都不是。
可他也不愿。
不愿当那可悲的蚊子血,平淡的一粒饭。


-
黎明前的海风吹得人还是有些冷的。
此时的Beam在等日出。
他喜欢看日出,在他旅行过的每个地方。
他喜欢见证事物最开始时候的样子,美好的开始。

这是他的执念,他知道。


-
那些仍在不停旅行的人啊,他们心里一定暗暗期待,最原始的朴素的物是人是吧,然后他们不断地踏上旅程。
这是多么温暖而又忧伤的感觉啊……




-
Beam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还清醒着。
他想,自己这算客死他乡吗。
他想,自己这个学医的也有一天是躺着进去的啊。
他想,早知道自己这么早死就留在那个人身边了,管他是真心喜欢还是什么混蛋责任。
他想,那个人知道自己死了的时候会不会也有一点点心痛。
“Forth……”


-
圣托里尼的深夜,微风吹着树叶沙沙作响。
医院的深夜,仿佛全世界都睡着了。

Forth看着病床上熟睡的人,难得的乖巧。
眉眼如画,大概就是形容这个人的吧。

在他面前,那个人永远都是假装凶狠的样子,把自己藏在厚厚的保护盾里,不愿收起自己身上的刺。
他不怕被扎不怕痛,厚着脸皮闯入那个人的生活。
他想过被骂被打甚至被Pha他们群殴,但偏偏没有想到,那个人会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
可他却更加可悲,没有那个自信确定那个人是因为躲他,才选择离开。

他听到这个消息时,接电话的手在抖。
然后马上冲到机场坐了最快的航班飞过来。

明天和意外,你永远不知道哪个会先来,但明天总会来,只是如果意外先来了,明天就不再是属于你的明天。它会是所有人的明天,单独不属于你。

“我不会再放你走了,我的Dr.Beam……”
因为能治好我的病的,只有你。


-
月光透过窗户洒进房间,映在眼前。
今晚月色很美。


-
你是我的白月光,是我心口唯一的朱砂痣。




-
睁开眼睛看到那个藏在心底的人一脸担忧与关心的时候,他恍惚中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然后腿上的疼痛和戴着眼镜的医生告诉他,他还活着。
他没有死,也不是幻觉。
“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简单的一句话,他竟然湿了眼眶。
他发誓,只是因为很久没有听到过母语加上他刚从鬼门关逃出来,才会这么没出息地红了眼睛。


-
他们的相处模式又变回原来的样子。
只是现在的Beam右脚上打着厚厚的石膏,无路可躲。

Forth对他更好了。
他看着为自己忙前忙后的那个人,有时候也会失神。
Forth也是有一点喜欢他的吧……


-
“Beam,有件事想和你说……我有事要回泰国几天,明天的航班……”
“哦。”
“等事情解决完了,我马上回来。你要好好吃饭,听医生的话,乖乖等我回来,好不好?”
“……你哄小孩呢!”
“Beam你好可爱~mua~”
“Forth你找死是不是!!!”
“Beam你害羞了~”
“滚蛋!!!”
“好了不闹了,早点睡,晚安我的Beam。”
“……”

被亲的嘴角仿佛还留有那个人嘴唇的温度。
“Beam,你完了……”

他中了名叫Forth的毒,无药可解。


-
漫无目的地在医院里闲转,也不知道自己拐到了哪里。
没有那个人在的日子过得实在漫长。
好无聊啊Forth什么时候回来……
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慌张地甩了甩头,好像这样就可以把刚才荒唐的念头甩出去。

“呜呜呜呜呜……”
不远处传来一阵哭声。
他本是不想理会的,医院这地方最不缺的就是各式各样的哭声。
然后,他在拐角处,看到了手术室门边的女生。
然后,手术室的门打开了。
他并没有听清医生说了什么,但是看女生的反应,他大概明白了。
那个男生没有救回来。

这种情景,医院里怕是每天都会上演。

他又想起自己被送来急救的那天。
如果再严重一点,他是不是也回不来了。
是不是也,再见不到Forth了?
他会后悔吗,后悔离开?
这种假设毫无意义,他知道。
但是他不受控制地想起那时候,自己被撞倒在地,脑海中浮现的是Forth在对他笑。
昏迷前的那一刻,他在想,要是能再见那个人一面,该多好啊……
这大概就是他醒来时看到那个人差点哭出来的真正原因吧。

如果,他自己争取一次,会不会有好的结果?


-
他处理完学校的事情就赶忙飞回来了。
但是却没有看到那个人,整个医院里跑来跑去寻找,终于在手术室外找到了那个人。
他松了一口气。
随后又开始担忧起来。
那个人和平时不一样,很不一样。
散发着悲伤的气息。
顺着那个人朝着的方向,他注意到了那个女生。

“Beam,生老病死,节哀顺变。”
“医生尽力了,你们很棒了。”
他以为Beam是因为没有抢救过来的病人而伤心。

“Forth。”
“嗯,我在。”
“我喜欢你,我还是很喜欢你。是恋人的那种喜欢,想和你一起生活,想和你结婚的那种喜欢,即使我没胸没屁股,性别和你相同,也没有Yo那么可爱。即使我假装对你凶,对你不在意,甚至躲了你一年。我一直不愿承认,我喜欢你,很早之前就喜欢了,比那个晚上还要早很久,早到我已经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眼里只有你。Forth,我还是很喜欢你。我以为我要死了的时候,最想见的人,是你。”
“Beam……”
“这些话你不必回应,我只是告诉你一声。”
“Beam,我想说我也是,是真心的喜欢你。之前说追你是认真的,每天去医学院接你也是认真的,现在说的这番话也是认真到不能再认真。我爱你,你是我唯一的药,亲爱的Dr.Beam。”
“Forth……”
“Forth的名字以前可能有很多前缀,但现在和以后,Forth只是Beam一个人的Forth,Beam也只属于Forth一个人,好吗?”
“嗯……”


-
余生长,请多指教。


- The End.

评论(17)

热度(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