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十七啊喵

……

KA『导演,这剧本……?』



隔着屏幕说感动的话对方能接收到10%。
隔着屏幕吵架对方能接收到200%。
这是异地恋最糟糕的地方。

Arthit看到这段话的时候,他已经有五十二天十七个小时三十八分钟没有和Kongphop见面了。
Arthit因为负责公司一个很重要的策划案每天加班到晚上,Kongphop不舍得他家暖暖那么累周末还要再舟车劳顿回曼谷。而Kongphop身为大三教头,虽然SOTUS集训结束,仍旧还有很多学院的事情要忙,Arthit自然也不会让他家小狼狗放弃休息时间来清迈找他。

不在同一个城市,聚少离多,双方都很忙碌,异地恋。

不过,Arthit并没有很担心,他们很少吵架,即使吵架也是他在闹脾气,虽然他很不想承认,他家Kongphop比他成熟。而且......那家伙太会说情话了,所以也不存在他只能接收10%的情况,即使他只接收到10%,这10%也要比他最爱的粉红冻奶更甜。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看Arthit过于自信和乐观,所以偷偷给他多加了场戏,还是一场经典晚八点档的剧情。

“Arthit是吧,我是Kongphop的母亲。”
“阿姨好。”
“你应该知道我来找你是为了什么事吧?”
“……”
“说吧你要多少钱,离开我儿子。”
“Kongphop应该过正常的生活,按部就班的结婚生子。”
“你们不合适。”
“你好好想想,想好了金额随时给我打电话。”

Arthit没有很慌张,在他决定和Kongphop在一起的时候,就知道会面临这一天。他只是有些想吐槽,没想到这么狗血的剧情会发生在他身上。

男朋友的妈妈拿着支票要我离开他儿子,怎么办。
在线等,挺急的。

Arthit真是有些佩服自己,这种情况下还有心思开玩笑,该说他心太大还是真傻。

他其实能理解Kongphop的母亲,没有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
但是要他离开Kongphop,他也是做不到的。

突然的一个小插曲,让他有点想念Kongphop,想听听他的声音,因为一听到他叫自己的名字,就莫名的安心。

“喂,你好,Kong现在手机不在身边,请问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不好意思打扰了,再见。”

是一个女生的声音。
Arthit多希望自己没有打这通电话。
他现在更加烦躁了。

他当然相信Kongphop,他知道他不会。
但正是这份笃定让他更烦躁。

“你们不合适。”
他们为什么不合适?
他们彼此相爱,互相信任,知晓对方的喜好。
什么样算合适,什么样算不合适?

在这段感情里,都说他是更勇敢的那个,拉玛八世大桥的告白,感谢会上的出柜,都是他。
但是Kongphop,一直都是包容他的那个。

正如他表白时说的那样,他的缺点太多了。
朋友多又爱玩的他,总免不了各种聚会,尤其是教官团的那几个。因为工作都分散在各个城市,平时见不到面,放假回来必定要聚一聚的。他回来的时间本来就很短,他知道Kongphop恨不得每时每刻都黏在他身边。要知道,大学时候的他们,Kongphop一下课就会来找他。但是Kongphop每次都不会有意见和不满,还一点都不嫌弃一身酒气的他,来接他回家。

“Kongphop,我们真的不合适吗?”
可是他们在某些方面出奇的契合啊......

嗷咦!胡思乱想什么......

就这样,纠结的Arthit在清迈的凌晨三点,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响个不停的手机铃声吵醒了他。
“喂,Arthit,怎么没来上班?”
“嗷咦,几点了?”
“是不是不舒服啊,不舒服的话请假也可以。”
“对不起,那我可以请几天假吗?”
“最近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如果还不舒服的话,记得去医院看看。”
“嗯,我知道了,谢谢。”

挂了电话的Arthit看了一眼表,九点四十五分,起床去洗澡。

浴室里,对着镜子擦头发的他突然拿下毛巾,开始认真地审视镜子里的人。
二十多岁的脸,皮肤不差,身材不胖,平时上班被发胶固定住的刘海现在软软的贴在额头上。
最近熬夜赶策划熬出的黑眼圈还没消,不是很老吧......

Arthit承认,他有些担心。
他已经步入社会,而Kongphop还在学校里,并且应该会念经济学的研究生。等到Kongphop毕业,那时候他已经步入职场好几年了,可能已经被折磨成只会抱怨的加班狂了。
他们的差距会越来越大,他们会往两个不同的方向走,然后距离越来越远吗?


Arthit请了一周的假。
第二天,他回了曼谷。
没有告诉Kongphop,也没有直接回他们的家。

他先是去了拉玛八世大桥,一个人在桥上吹风。
回忆翻涌。

然后去了他们一起挑礼物的地方,一起吃饭的地方,点了Kongphop最爱的午饭。

下午去了他们家楼下,在不远处看到Kongphop下楼,然后去上学。
他记得今天Kongphop只有下午的一节课。

他在后面慢慢的跟着Kongphop,走进学校,走进教学楼。Kongphop进到教室里上课,他就在隔壁的空教室里等他。

下课铃声响起,他又跟着Kongphop从熟悉的街道路过,在不远处看着Kongphop去他们家附近的饮品店买了粉红冻奶出来。他看见Kongphop低头喝了一口,然后掏出了手机。

再然后,他的手机响了。
“暖暖,我买了你最喜欢的粉红冻奶。”
“暖暖,我想你了。”

Arthit觉得他的心,要化掉了。
突然的一瞬间,这几天所有的纠结担心与自我怀疑,全都烟消云散了。

我只要这个人,这个叫Kongphop的男人。

掏出手机,拨通了那个以为不可能会打的电话号码。
“喂,阿姨您好,我是Arthit。”
“对不起,我爱他,我爱Kongphop。”
“只要他不先放开我的手,我不会离开他。”
“对不起。”

豁然开朗的Arthit心情大好,转身去店里买了一杯冰咖啡。
“我们回家去找冰咖啡先生吧~”

站在家门口,Arthit并没有急着开门,而是拿出了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
“好巧,我刚买了一杯冰咖啡。”
短信显示发送成功。
Arthit收起手机,抬手敲门。

“嗷!Arthit学长!”
“Mr.Kongphop,我可以用我的冰咖啡换你的冻奶吗?”
“暖暖怎么没有告诉我就突然回来了,我好去接你。”
“想你了就回来了~”
Kongphop没有说话,但是用行动证明了他对Arthit的思念。
一个温柔缱绻而又绵长的吻。
“暖暖,我也好想你。”
“Kong,我们一会儿出去吃吧。”
“好,都听暖暖的。”

吃过饭的Arthit拉着Kongphop说要散步,然后走到了拉玛八世大桥。

“Kongphop,你累吗?”
“不啊。”
“我认真的问你啊,你真的不累吗?要一直在后面跟着我,而且你都不知道,我要走到哪儿去,什么时候会停下来。”
“就算我不知道将来会遇到什么,不管是近在咫尺还是远在天涯,但我依然想要陪在你身边。”
“但你是知道的对吗,我是男生,你也是男生。”
“嗯。”
“你也是知道的对吗,我是学长,而你是学弟。”
“知道。”

“然后你也知道对吗,我喜欢粉红冻奶。然后你也知道对吗,有时候我特别喜欢无理取闹,有时候我自私霸道,喜欢叨逼叨,喜欢生闷气。每一天都无所事事,每一天都睡到很晚才起。”
“然后你也知道对吗,我已经工作了,而你还是个学生。我可能会变得越来越世俗,被工作折磨成脾气暴躁的男人。然后你也知道对吗,前路未知,父母的反对,我们也不会有孩子。”
“要是你知道这些以后,你还能接受我吗?”

“我可以,我都能接受。我爱全部样子的你。”
“那P'Arthit也能接受我吗?”

“Mr.Kongphop,有些事情我想了很久。”
“我爱你,余生不是你,是谁都不可以。”
“没有什么可以把我从你身边分开,除非你先放开我的手。”

“暖暖......”
“P'Arthit这是什么意思呢?”
“喂......”
“暖暖怎么不继续呢?”
“继续什......唔......”

拉玛八世大桥上的又一个吻。
车水马龙都是背景。
此刻,彼此,我的眼里只有你。

“暖暖,我不知道我们会面对什么,可能会很艰难。但是我,不可能放开你的手。我爱你,暖暖,真的好爱你。”

拉玛八世大桥作证,他们对彼此的爱,从未改变。

“……”
一阵手机铃声打破了这温馨的气氛。
“暖暖,是我妈妈。”
明显感觉到Arthit身体一僵,Kongphop握住他的手,接了电话。
“Kongphop,哪天有时间带Arthit来一起吃个饭。”
“您......您怎么知道?”
“Arthit没告诉你?那我们到时候见面再说吧。”
“知道了,妈妈再见。”

“暖暖,我妈妈说让我带你回家吃个饭。”
“......”
“暖暖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Kongphop早就发现了Arthit的不对劲,但是不知道原因。现在看来,好像和自己的母亲有关。
“Kong,阿姨前几天找过我......”
“让我离开你......但是我和她说的也是一样,我不会离开你。”
“暖暖那天晚上给我打电话了吗?”
“嗯。”
“是一个女生接的?”
“嗯,你怎么......”
“是我姐姐。我说怎么突然叫我回家吃饭,原来是这样。那暖暖怎么不问我那个女生是谁呢?”
“因为我相信你啊。”
“暖暖……我真的好爱你啊。”


站在酒店包间门口的Arthit有些紧张,Kongphop也难得神情严肃,但他还是紧紧握着Arthit的手。
“走吧,我们进去吧。”
“嗯。”

推开门一看,Arthit更紧张了。
他的父母也在。

Arthit的母亲先开了口,却是对着Kongphop在说话。
“Kongphop,看我眼熟吗?”
“您是......那天那位阿姨?”
“妈,你们见过?”
“那天我在商场恰好碰到了Kongphop,请他陪我聊了一会。”

“别站着了,坐吧。”说话的是Kongphop的母亲。
“妈,你们......”
“Arthit,对不起啊,那天对你那么凶,估计把我这个未来妈妈的形象都毁光了吧……”
“阿姨......?”
“我们不是那么古板的家长,只要你们找到了想陪伴一生的人,我们比什么都开心。但是我们毕竟要确定一下,你们年轻人,到底是真心的还是只是玩玩而已。”
“我们很认真。”
“是的,阿姨,我们是真的想要和彼此过一生。”

“亲家母,我们家Kongphop啊真是好福气,能找到Arthit这么好的孩子。”
“亲家母说的什么话,Kongphop这么优秀的孩子。”

这下轮到Kongphop和Arthit一起一脸茫然了。
这是什么情况?这和剧本上的不一样啊导演?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Kongphop爸爸开口了。
“对了,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结......结婚?他们没听错吧?
“Kongphop不是要念经济学的研究生吗,等Kongphop毕业吧,那时候Arthit也赚了一些钱,婚礼蜜月什么的就让他们自己决定,喜欢就好。”
“哎呦这可不行,Kongphop不是快大学毕业了吗,要我说,大学毕业就结婚。Arthit这么好的孩子,可不能被别人抢跑了。”
“要我说,Kongphop大学毕业就领证,婚礼时间他们自己定。”
“你们俩是怎么打算的?最后决定权是你们。”
“他们俩还没反应过来呢吧,还以为今天我这个恶人会千方百计地刁难他们吧。”
“那就先吃饭吧,以后有得是时间商量。”

饭后两家父母就直接回了酒店房间,并且不需要他们陪同。
“你们两个好好的,我们就最开心了。”
“明天早上就回去,今天要早睡。”
“有时间多来家里。”
“明天不用来送了,你们该上班上班,该上课上课。”
“嗯,好的,那爸妈叔叔阿姨,你们好好休息。”
说完,Kongphop就拉着还处于懵懵的状态的Arthit转身离开了酒店。

“Kong,我们这是不战而胜了?”
“是呀暖暖,本来以为今天只是带你来见公婆,没想到我也顺便见了岳父岳母。”
“Kongphop!胡说什么!”
“我们暖暖害羞了~”
“0062Kongphop!”

“暖暖……”
“嗯?”
“我们回家吧。”
“好,我们回家。”

今晚月色很美。
你说是吗……

-The End.

评论(10)

热度(118)